字號:

無處安放的斷層地帶

2014年11月26日 來源:《三月風》

 《精神衛生法》的尷尬

文_本刊記者   白 帆

       2013年5月1日起正式生效的《精神衛生法》共用一個整章、五個條目、總計630個字來對社區康復的整體狀況和要求進行了規范說明,著重強調社區康復的意義和內容,但新法頒布實施一年半來,精神疾病的社會康復層面的問題卻盤根錯雜,這個聯結醫院和家庭的重要環節,如同有意被漏掉一般,落在了一個尷尬的境地上。

020.gif

北京市房山區精神衛生保健院的“工療區”是去年和北京市殘聯合作的重點康復項目,新進的縫紉
機、打包機等設備,讓具有自主活動能力的病人有了發揮自己潛能的空間和機會,對他們的社會功
能的康復也有著重要作用。

      在今年世界精神衛生日當天,人民網“江蘇視窗”記者在調查后感嘆,到目前為止整個南京市竟沒有建成一家精神疾病社區康復站點!精神障礙患者潛伏在各個家庭當中,看護水準遠低于專科醫院的家庭,承擔著巨大的考驗,安全防線拉得過長、過于臃腫。

      “社區康復機構應當為需要康復的精神障礙患者提供場所和條件,對患者進行生活自理能力和社會適應能力等方面的康復訓練。”可是法律出臺后,大多數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被精神病”“自愿治療”“自愿出院”等爭議問題,對社區康復的內容卻鮮有關注。

      目前病人出院后,如果只是在家休養,外界的排擠和家人的恐懼都讓病人的周圍形成人際網的“真空地帶”,在無事可干的情況下,精神不穩定成為常態。目前,醫院和公安部門除對重型精神障礙患者的建檔隨訪制度基本成型外,功能訓練和技能培養完全處于真空,極易造成精神障礙患者康復率下降和肇事率的增高。社區康復需要醫院、患者、社區醫療、公安、和志愿者等相關部門和方面的通力配合,地方政府的職能部門在《精神衛生法》出臺后,對于執行細則缺乏全盤策劃,以至于很多職能部門對于需要花時間和精力組建的社區站點置若罔聞。

 

靜心園的偶然崛起和玫瑰園的離奇消失

      精神疾病社區康復的重要性顯而易見。上海、北京、廣州等大城市已經走在了前列,社區站點的建設并不慢。以北京為例,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就展開了精神殘疾人居家與社區康復試點,首批選擇1500名“穩定期”重度精神殘疾人作為服務對象。專業精神康復人員也開始入戶開展“一對一”居家康復指導和社區康復活動。

      北京甚至打造了“靜心園”模式。靜心園是2008年6月回龍觀醫院支持成立的專門針對精神殘疾人的社區康復機構,患者接受生活、職業、社交能力等全方位的康復訓練,還有回龍觀醫院的專家定期為其進行免費的心理咨詢和治療。通過參與手工勞動,患者還能獲得一份收入。這種三甲醫院進社區精神康復模式被稱為“靜心園模式”。

      靜心園模式其實和國際上流行的社區支援系統大同小異,以社區康復站為中心,集納醫療、陪護和職業訓練的相關內容,為患者服務,減輕家庭負擔。將殘疾人推向社區的目的,不僅可以解放專科醫院入院病人長期床位占有率高的鉗制,讓其專心在治療和科研領域術業專攻,也進一步緩解了家庭閉鎖病人的弊端,還在一定程度上開啟了病人重新社會化的程序,可謂一石三鳥。所以,靜心園模式成功在于政策性的指導和各部門的合力。成功的前提是基礎條件要齊全,一旦某個環節出現小恙,木桶效應最終會讓全部合力分崩離析。

      比如資金,玫瑰園就倒在了這上面。玫瑰園于2009年9月在意大利“愛心與服務”協會的資助下,引進意大利特蘭托市讓精神病患者回歸社區的經驗,作為北京的首家試點而建立起來的。在一間院子里,9名處于精神疾病穩定期的患者、數名志愿者以及總負責人,一塊兒住在同一屋檐下。他們過著普通的居家生活,種花、畫畫、做手工。北京海淀區精神衛生院作為合作單位,定期派遣醫生前來進行為患者發放藥物和進行醫學診斷。

      “玫瑰園是我家,我在這里樂開花??歐盟主席來接見,康復者心里暖融融。”這句順口溜的編纂者正是玫瑰園的一名康復者。但誰也沒想到,接受過歐洲理事會主席范龍佩訪問過的“玫瑰園”,卻跌進了一條拉不回來的下行路。玫瑰園最初選址在某高檔小區,自從知道這里住了“精神病”之后,業主集體拒交物業費,并要求玫瑰園立馬遷出,而遷出理由集中在“害怕”“不安全”等說辭,細問之下,居民并沒有碰到精神病患傷人的情況;物業的領導原本就是衛生系統的退休職工,對于業主的執念,他選擇順從,原因是“我已經不做那行了”。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玫瑰園被迫離開市區,遷到了城北的村子里。

      之后的一段時間,玫瑰園的成員們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玫瑰園成立的初衷本是讓精神疾病患者走出家庭、走向社會,但他們伸向外界的手被斬斷了。而如今,當有人想了解這個集體時,玫瑰園猶如古城亞特蘭蒂斯一般,已經從地圖上被抹去了:合作方海淀精神衛生院告知項目已于2013年結束,院內已無人知曉玫瑰園的聯系方式;當地縣政府和村委會對“玫瑰園”一無所知,沒有門牌號碼無法查詢。

      回溯20世紀90年代,北京市很多街道醫院和辦事處相繼組建工療站。“九五”期間,全北京共建有66所工療站,進站康復人數461人。實踐證明這是精神病人康復最有效最經濟的做法。可惜到2004年,由于資金不足,大部分工療站都關閉了。

      從當初與意方合作開始,到隨后慘淡經營,玫瑰園更像面子工程的集合產物:在規定的時間和規定的資金范圍內,完成了自己的“雙規”使命后,隕落得離奇卻又合理。這成為很多社區康復的最佳反面模板,與其說“建設玫瑰園”是一場不靠譜的自由落體運動,不如說是一場人道價值的大失敗,每個相關者都難辭其咎,那些曾在里面生存、生活的精神病人,有誰還在乎他們的未來?

 

社區康復不是看守,而是再造

      被譽為“中國原生藝術第一人”的郭海平曾經在他的南京原形藝術中心里,體會過酸甜苦辣的世態炎涼,那些被嘲諷和排擠的往日,讓這個心比天高的漢子無數次在夜里失眠。

      精神障礙患者達到出院條件,但沒能被家屬接走出院,除了家屬的心理恐懼因素外,缺乏精神疾病的社區康復機構也是重要的原因。這些病人被牢牢地鎖在精神病院,在藥物的作用下,逐漸出現精神衰退的跡象。但郭海平顯然不這么看。

023.gif
在郭海平工作室,精神障礙者并不會被當作病患對待,對于郭海平來說,他們是需要仰望的
“藝術家”。(南京天成藝術中心鳳棲苑原生藝術工作室供圖)

      2006年,他主動要求住進南京市的一家精神病院,和精神病患者共同生活了三個月,讓精神病人畫他們自己想畫的東西,收集作品并記錄整個過程。項目結束后他出版了《癲狂的藝術》一書,并帶著100幅“精品”來到北京辦起了展覽。當時身邊人形容他是騙子、瘋子,卻沒一個人知道什么是“原生藝術”,只有郭海平用“仰視精神病人”的視角繼續創辦了南京原形藝術中心。

      這些年過去了,原形藝術中心的規模隨著資金的多少而忽大忽小。但唯一沒有變的,是郭海平把精神病人弄到一起進行藝術康復,以此來讓病人的情緒變好,順便達到治療的目的。

      “郭海平工作室”今年5月在南京市莫愁湖街道鳳棲苑社區掛牌成立以來,面向社區群眾做出了“針對報名者精神障礙的不同特點,提供有針對性的藝術支持和服務”、“為公眾提供相關藝術知識咨詢”等服務承諾,免費為200多名群眾和30多位精神障礙康復者提供咨詢和藝術創作服務。但郭海平唯一堅持的理念,就是不用學院化的手段去教他們創作,引起最大的爭議就是:不教他們繪畫技巧,只是隨意涂抹,對精神病人的康復能有效果嗎?

      “瞧瞧這個,多棒”“再看看那個,有點大師范兒吧”,郭海平樂在其中的根本原因不僅是強調康復的作用,還有對藝術的崇高追求。只有在藝術上達到癲狂,康復也就自然而然地到來了——精神病人將全部的心血投入到創作當中去,就不會再去做其他害人害己的舉動了,不正是達到了康復的愿望嗎?用一種能被接受的方式屏蔽掉另一種非正常的生活方式,這就是藝術療法能起到的最佳效應。在實際操作中,已經看到不少成效。精神疾病患者每天為了畫畫甚至不愿回家,交出的作品構圖大膽、色彩豐富,獨成一派。

      和郭海平的藝術中心相比,遍布杭州城區的數十個工療站更接地氣。工療站是一個為社區內的有智力缺陷的人員、殘疾人和穩定期內的精神病患者提供工作、治療的生活場所。監護人早上將病人從家領到工療站,晚上再接走,白天的時間里,他們在工療站看電視、學唱歌、下棋和做手工活。工療站和輕工企業直接簽訂合同,將一些可以手工完成的工作交給這里的工療員來做,工療員通過做工和外界產生聯系,產生自我的價值,為日后重返職業崗位奠定基礎。但工療站也面臨著編制少、人員老化、醫務人員缺乏的問題,這讓工療站的發展存在一絲陰影。

      工療站依賴于政府支持和各項殘疾人保障費用的到位,在杭州推廣有很明顯的地方經濟優勢。換做其他地區,如果簡單地照搬而忽視了背后的配套力量,難免重蹈玫瑰園的覆轍。而有場地和人員條件的精神病院,已經逐步開展自己的工療場所,通過院內勞作進行精神康復,這或許會成為一種新的嘗試。

      《精神衛生法》實施一年半,誰才是真正的受益者?當下的景象,如同看客們圍成一個圈,中間站著的醫生說自己待遇毫無增進,患者覺得依舊沒自由,家屬抱怨醫院不負責接人了,而圍觀的群眾說你們吵就吵吧,可千萬別跑出來。

精神病人融入社會的道路,依舊漫漫。

 

中國社區精神康復站掃描

1、精神病專科醫院主推模式

      北京月壇社區的靜心園社區康復中心和延慶縣精神衛生院:回龍觀醫院資助建設,幫助所轄地區內處于穩定期的精神殘疾人康復為主,為精神殘疾患者提供一個集醫療康復、心理康復、社會康復、職業技能康復和文娛康復的場所。

 

2、殘聯建設模式

      廣州利康家屬資源中心:廣州市殘疾人聯合會與香港利民會合辦的社區康復服務機構,通過引進和運用社會工作手法,為精神病康復者及其家屬提供意見、協助、咨詢及支援性服務。

      全國陽光家園工療站:2010年,中國殘聯正式啟動了“陽光家園”示范創建活動。“陽光家園”示范創建活動包括創建31個全國“陽光家園”示范區和100個全國“陽光家園”示范機構。

 

3、政府內負責精神衛生的職能部門主導模式

      杭州地區的工療康復站:1978年起建,每個工療站將社區內的慢性精神病人集中起來,采取既集中管理又有利于社會心理健康的“三療一教育”方式,促進精神病人全面康復,最終回歸社會。

 

4、個人設立模式

      港澳地區社區精神康復點:多以政府出錢買服務、私人出力辦服務為主。因為政府財政資助不足,社會組織機構的服務水準和從業人員素質都很難達到標準。為此,有序開展政府購買服務的制度。政府將在場地、營運、專項三方面進行資金資助,扶持民辦企業在社區設立精神病康復服務機構。

 

哪些精神病人算是殘疾人?


      精神殘疾是指精神病人患病持續一年以上未痊愈,同時導致其對家庭、社會應盡職能出現一定程度的障礙。目前有以下六種重癥精神病患者可以歸為殘疾人:

1.精神分裂癥;

2.情感性、反應性精神障礙;

3.腦器質性與軀體疾病所致的精神障礙;

4.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精神障礙;

5.兒童少年期精神障礙;

6.其他精神障礙。

 

      精神殘疾四個等級:
      在精神鑒定后,對于患有上述精神疾病持續一年以上未痊愈者,應用“精神殘疾分級的操作性評估標準”評定精神殘疾的等級,病人會根據自理能力、家庭生活、責任心、職業勞動、社交能力等具體評分,評為極重度(一級)、重度(二級)、中度(三級)、輕度(四級)四個等級。

 

      兩個注意:
1.根據《精神衛生法》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得違背本人意志進行確定其是否患有精神障礙的醫學檢查。

2.精神障礙的診斷必須由精神科執業醫師作出。

 

中華人民共和國精神衛生法


頒布單位: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文號: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62號
頒布日期:2012-10-26 執行日期:2013-05-01

目錄
第一章 總 則

第二章 心理健康促進和精神障礙預防

第三章 精神障礙的診斷和治療

第四章 精神障礙的康復

第五章 保障措施

第六章 法律責任

第七章 附 則 《中華人民共和國精神衛生法》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于2012年10月26日通過,自2013年5月1日起施行。

 

第一章 總 則

第一條 為了發展精神衛生事業,規范精神衛生服務,維護精神障礙患者的合法權益,制定本法。

第二條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開展維護和增進公民心理健康、預防和治療精神障礙、促進精神障礙患者康復的活動,適用本法。

第三條 精神衛生工作實行預防為主的方針,堅持預防、治療和康復相結合的原則。

第四條 精神障礙患者的人格尊嚴、人身和財產安全不受侵犯。

精神障礙患者的教育、勞動、醫療以及從國家和社會獲得物質幫助等方面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

有關單位和個人應當對精神障礙患者的姓名、肖像、住址、工作單位、病歷資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斷出其身份的信息予以保密;但是,依法履行職責需要公開的除外。

第五條 全社會應當尊重、理解、關愛精神障礙患者。

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歧視、侮辱、虐待精神障礙患者,不得非法限制精神障礙患者的人身自由。

新聞報道和文學藝術作品等不得含有歧視、侮辱精神障礙患者的內容。

第六條 精神衛生工作實行政府組織領導、部門各負其責、家庭和單位盡力盡責、全社會共同參與的綜合管理機制。

第七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領導精神衛生工作,將其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建設和完善精神障礙的預防、治療和康復服務體系,建立健全精神衛生工作協調機制和工作責任制,對有關部門承擔的精神衛生工作進行考核、監督。

鄉鎮人民政府和街道辦事處根據本地區的實際情況,組織開展預防精神障礙發生、促進精神障礙患者康復等工作。

第八條 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主管全國的精神衛生工作。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主管本行政區域的精神衛生工作。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司法行政、民政、公安、教育、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等部門在各自職責范圍內負責有關的精神衛生工作。

第九條 精神障礙患者的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維護精神障礙患者的合法權益。

禁止對精神障礙患者實施家庭暴力,禁止遺棄精神障礙患者。

第十條 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及其地方組織依照法律、法規或者接受政府委托,動員社會力量,開展精神衛生工作。

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依照本法的規定開展精神衛生工作,并對所在地人民政府開展的精神衛生工作予以協助。

國家鼓勵和支持工會、共產主義青年團、婦女聯合會、紅十字會、科學技術協會等團體依法開展精神衛生工作。

第十一條 國家鼓勵和支持開展精神衛生專門人才的培養,維護精神衛生工作人員的合法權益,加強精神衛生專業隊伍建設。

國家鼓勵和支持開展精神衛生科學技術研究,發展現代醫學、我國傳統醫學、心理學,提高精神障礙預防、診斷、治療、康復的科學技術水平。

國家鼓勵和支持開展精神衛生領域的國際交流與合作。

第十二條 各級人民政府和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采取措施,鼓勵和支持組織、個人提供精神衛生志愿服務,捐助精神衛生事業,興建精神衛生公益設施。

 

第二章 心理健康促進和精神障礙預防

第十三條 各級人民政府和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采取措施,加強心理健康促進和精神障礙預防工作,提高公眾心理健康水平。

第十四條 各級人民政府和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制定的突發事件應急預案,應當包括心理援助的內容。發生突發事件,履行統一領導職責或者組織處置突發事件的人民政府應當根據突發事件的具體情況,按照應急預案的規定,組織開展心理援助工作。

第十五條 用人單位應當創造有益于職工身心健康的工作環境,關注職工的心理健康;對處于職業發展特定時期或者在特殊崗位工作的職工,應當有針對性地開展心理健康教育。

第十六條 各級各類學校應當對學生進行精神衛生知識教育;配備或者聘請心理健康教育教師、輔導人員,并可以設立心理健康輔導室,對學生進行心理健康教育。學前教育機構應當對幼兒開展符合其特點的心理健康教育。

發生自然災害、意外傷害、公共安全事件等可能影響學生心理健康的事件,學校應當及時組織專業人員對學生進行心理援助。

教師應當學習和了解相關的精神衛生知識,關注學生心理健康狀況,正確引導、激勵學生。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應當重視教師心理健康。

學校和教師應當與學生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近親屬溝通學生心理健康情況。

第十七條 醫務人員開展疾病診療服務,應當按照診斷標準和治療規范的要求,對就診者進行心理健康指導;發現就診者可能患有精神障礙的,應當建議其到符合本法規定的醫療機構就診。

第十八條 監獄、看守所、拘留所、強制隔離戒毒所等場所,應當對服刑人員,被依法拘留、逮捕、強制隔離戒毒的人員等,開展精神衛生知識宣傳,關注其心理健康狀況,必要時提供心理咨詢和心理輔導。

第十九條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人力資源社會保障、教育、衛生、司法行政、公安等部門應當在各自職責范圍內分別對本法第十五條至第十八條規定的單位履行精神障礙預防義務的情況進行督促和指導。

第二十條 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應當協助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開展社區心理健康指導、精神衛生知識宣傳教育活動,創建有益于居民身心健康的社區環境。

鄉鎮衛生院或者社區衛生服務機構應當為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開展社區心理健康指導、精神衛生知識宣傳教育活動提供技術指導。

第二十一條 家庭成員之間應當相互關愛,創造良好、和睦的家庭環境,提高精神障礙預防意識;發現家庭成員可能患有精神障礙的,應當幫助其及時就診,照顧其生活,做好看護管理。

第二十二條 國家鼓勵和支持新聞媒體、社會組織開展精神衛生的公益性宣傳,普及精神衛生知識,引導公眾關注心理健康,預防精神障礙的發生。

第二十三條 心理咨詢人員應當提高業務素質,遵守執業規范,為社會公眾提供專業化的心理咨詢服務。

心理咨詢人員不得從事心理治療或者精神障礙的診斷、治療。

心理咨詢人員發現接受咨詢的人員可能患有精神障礙的,應當建議其到符合本法規定的醫療機構就診。

心理咨詢人員應當尊重接受咨詢人員的隱私,并為其保守秘密。

第二十四條 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建立精神衛生監測網絡,實行嚴重精神障礙發病報告制度,組織開展精神障礙發生狀況、發展趨勢等的監測和專題調查工作。精神衛生監測和嚴重精神障礙發病報告管理辦法,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制定。

 

第三章 精神障礙的診斷和治療

第二十五條 開展精神障礙診斷、治療活動,應當具備下列條件,并依照醫療機構的管理規定辦理有關手續:

(一)有與從事的精神障礙診斷、治療相適應的精神科執業醫師、護士;

(二)有滿足開展精神障礙診斷、治療需要的設施和設備;

(三)有完善的精神障礙診斷、治療管理制度和質量監控制度。

從事精神障礙診斷、治療的專科醫療機構還應當配備從事心理治療的人員。

第二十六條 精神障礙的診斷、治療,應當遵循維護患者合法權益、尊重患者人格尊嚴的原則,保障患者在現有條件下獲得良好的精神衛生服務。

精神障礙分類、診斷標準和治療規范,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組織制定。

第二十七條 精神障礙的診斷應當以精神健康狀況為依據。

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得違背本人意志進行確定其是否患有精神障礙的醫學檢查。

第二十八條 除個人自行到醫療機構進行精神障礙診斷外,疑似精神障礙患者的近親屬可以將其送往醫療機構進行精神障礙診斷。對查找不到近親屬的流浪乞討疑似精神障礙患者,由當地民政等有關部門按照職責分工,幫助送往醫療機構進行精神障礙診斷。

疑似精神障礙患者發生傷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為,或者有傷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險的,其近親屬、所在單位、當地公安機關應當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將其送往醫療機構進行精神障礙診斷。

醫療機構接到送診的疑似精神障礙患者,不得拒絕為其作出診斷。

第二十九條 精神障礙的診斷應當由精神科執業醫師作出。

醫療機構接到依照本法第二十八條第二款規定送診的疑似精神障礙患者,應當將其留院,立即指派精神科執業醫師進行診斷,并及時出具診斷結論。

第三十條 精神障礙的住院治療實行自愿原則。

診斷結論、病情評估表明,就診者為嚴重精神障礙患者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對其實施住院治療:

(一)已經發生傷害自身的行為,或者有傷害自身的危險的;

(二)已經發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險的。

第三十一條 精神障礙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第一項情形的,經其監護人同意,醫療機構應當對患者實施住院治療;監護人不同意的,醫療機構不得對患者實施住院治療。監護人應當對在家居住的患者做好看護管理。

第三十二條 精神障礙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第二項情形,患者或者其監護人對需要住院治療的診斷結論有異議,不同意對患者實施住院治療的,可以要求再次診斷和鑒定。

依照前款規定要求再次診斷的,應當自收到診斷結論之日起三日內向原醫療機構或者其他具有合法資質的醫療機構提出。承擔再次診斷的醫療機構應當在接到再次 診斷要求后指派二名初次診斷醫師以外的精神科執業醫師進行再次診斷,并及時出具再次診斷結論。承擔再次診斷的執業醫師應當到收治患者的醫療機構面見、詢問 患者,該醫療機構應當予以配合。

對再次診斷結論有異議的,可以自主委托依法取得執業資質的鑒定機構進行精神障礙醫學鑒定;醫療機構應當公示經公告的鑒定機構名單和聯系方式。接受委托的鑒定機構應當指定本機構具有該鑒定事項執業資格的二名以上鑒定人共同進行鑒定,并及時出具鑒定報告。

第三十三條 鑒定人應當到收治精神障礙患者的醫療機構面見、詢問患者,該醫療機構應當予以配合。

鑒定人本人或者其近親屬與鑒定事項有利害關系,可能影響其獨立、客觀、公正進行鑒定的,應當回避。

第三十四條 鑒定機構、鑒定人應當遵守有關法律、法規、規章的規定,尊重科學,恪守職業道德,按照精神障礙鑒定的實施程序、技術方法和操作規范,依法獨立進行鑒定,出具客觀、公正的鑒定報告。

鑒定人應當對鑒定過程進行實時記錄并簽名。記錄的內容應當真實、客觀、準確、完整,記錄的文本或者聲像載體應當妥善保存。

第三十五條 再次診斷結論或者鑒定報告表明,不能確定就診者為嚴重精神障礙患者,或者患者不需要住院治療的,醫療機構不得對其實施住院治療。

再次診斷結論或者鑒定報告表明,精神障礙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第二項情形的,其監護人應當同意對患者實施住院治療。監護人阻礙實施住院治療或者患者擅自脫離住院治療的,可以由公安機關協助醫療機構采取措施對患者實施住院治療。

在相關機構出具再次診斷結論、鑒定報告前,收治精神障礙患者的醫療機構應當按照診療規范的要求對患者實施住院治療。

第三十六條 診斷結論表明需要住院治療的精神障礙患者,本人沒有能力辦理住院手續的,由其監護人辦理住院手續;患者屬于查找不到監護人的流浪乞討人員的,由送診的有關部門辦理住院手續。

精神障礙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第二項情形,其監護人不辦理住院手續的,由患者所在單位、村民委員會或者居民委員會辦理住院手續,并由醫療機構在患者病歷中予以記錄。

第三十七條 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應當將精神障礙患者在診斷、治療過程中享有的權利,告知患者或者其監護人。

第三十八條 醫療機構應當配備適宜的設施、設備,保護就診和住院治療的精神障礙患者的人身安全,防止其受到傷害,并為住院患者創造盡可能接近正常生活的環境和條件。

第三十九條 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應當遵循精神障礙診斷標準和治療規范,制定治療方案,并向精神障礙患者或者其監護人告知治療方案和治療方法、目的以及可能產生的后果。

第四十條 精神障礙患者在醫療機構內發生或者將要發生傷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擾亂醫療秩序的行為,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在沒有其他可替代措施的情況 下,可以實施約束、隔離等保護性醫療措施。實施保護性醫療措施應當遵循診斷標準和治療規范,并在實施后告知患者的監護人。

禁止利用約束、隔離等保護性醫療措施懲罰精神障礙患者。

第四十一條 對精神障礙患者使用藥物,應當以診斷和治療為目的,使用安全、有效的藥物,不得為診斷或者治療以外的目的使用藥物。

醫療機構不得強迫精神障礙患者從事生產勞動。

第四十二條 禁止對依照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規定實施住院治療的精神障礙患者實施以治療精神障礙為目的的外科手術。

第四十三條 醫療機構對精神障礙患者實施下列治療措施,應當向患者或者其監護人告知醫療風險、替代醫療方案等情況,并取得患者的書面同意;無法取得患者意見的,應當取得其監護人的書面同意,并經本醫療機構倫理委員會批準:

(一)導致人體器官喪失功能的外科手術;

(二)與精神障礙治療有關的實驗性臨床醫療。

實施前款第一項治療措施,因情況緊急查找不到監護人的,應當取得本醫療機構負責人和倫理委員會批準。

禁止對精神障礙患者實施與治療其精神障礙無關的實驗性臨床醫療。

第四十四條 自愿住院治療的精神障礙患者可以隨時要求出院,醫療機構應當同意。

對有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第一項情形的精神障礙患者實施住院治療的,監護人可以隨時要求患者出院,醫療機構應當同意。

醫療機構認為前兩款規定的精神障礙患者不宜出院的,應當告知不宜出院的理由;患者或者其監護人仍要求出院的,執業醫師應當在病歷資料中詳細記錄告知的過程,同時提出出院后的醫學建議,患者或者其監護人應當簽字確認。

對有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第二項情形的精神障礙患者實施住院治療,醫療機構認為患者可以出院的,應當立即告知患者及其監護人。

醫療機構應當根據精神障礙患者病情,及時組織精神科執業醫師對依照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規定實施住院治療的患者進行檢查評估。評估結果表明患者不需要繼續住院治療的,醫療機構應當立即通知患者及其監護人。

第四十五條 精神障礙患者出院,本人沒有能力辦理出院手續的,監護人應當為其辦理出院手續。

第四十六條 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應當尊重住院精神障礙患者的通訊和會見探訪者等權利。除在急性發病期或者為了避免妨礙治療可以暫時性限制外,不得限制患者的通訊和會見探訪者等權利。

第四十七條 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應當在病歷資料中如實記錄精神障礙患者的病情、治療措施、用藥情況、實施約束、隔離措施等內容,并如實告知患者或者其監護人。患者及其監護人可以查閱、復制病歷資料;但是,患者查閱、復制病歷資料可能對其治療產生不利影響的除外。病歷資料保存期限不得少于三十年。

第四十八條 醫療機構不得因就診者是精神障礙患者,推諉或者拒絕為其治療屬于本醫療機構診療范圍的其他疾病。

第四十九條 精神障礙患者的監護人應當妥善看護未住院治療的患者,按照醫囑督促其按時服藥、接受隨訪或者治療。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患者所在單位等應當依患者或者其監護人的請求,對監護人看護患者提供必要的幫助。

第五十條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應當定期就下列事項對本行政區域內從事精神障礙診斷、治療的醫療機構進行檢查:

(一)相關人員、設施、設備是否符合本法要求;

(二)診療行為是否符合本法以及診斷標準、治療規范的規定;

(三)對精神障礙患者實施住院治療的程序是否符合本法規定;

(四)是否依法維護精神障礙患者的合法權益。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進行前款規定的檢查,應當聽取精神障礙患者及其監護人的意見;發現存在違反本法行為的,應當立即制止或者責令改正,并依法作出處理。

第五十一條 心理治療活動應當在醫療機構內開展。專門從事心理治療的人員不得從事精神障礙的診斷,不得為精神障礙患者開具處方或者提供外科治療。心理治療的技術規范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制定。

第五十二條 監獄、強制隔離戒毒所等場所應當采取措施,保證患有精神障礙的服刑人員、強制隔離戒毒人員等獲得治療。

 

第四章 精神障礙的康復

第五十四條 社區康復機構應當為需要康復的精神障礙患者提供場所和條件,對患者進行生活自理能力和社會適應能力等方面的康復訓練。

第五十五條 醫療機構應當為在家居住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提供精神科基本藥物維持治療,并為社區康復機構提供有關精神障礙康復的技術指導和支持。

社區衛生服務機構、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應當建立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的健康檔案,對在家居住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進行定期隨訪,指導患者服藥和開展康復訓 練,并對患者的監護人進行精神衛生知識和看護知識的培訓。縣級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應當為社區衛生服務機構、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開展上述工作給予指導和 培訓。

第五十六條 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應當為生活困難的精神障礙患者家庭提供幫助,并向所在地鄉鎮人民政府或者街道辦事處以及縣級人民政府有關部門反映患者及其家庭的情況和要求,幫助其解決實際困難,為患者融入社會創造條件。

第五十七條 殘疾人組織或者殘疾人康復機構應當根據精神障礙患者康復的需要,組織患者參加康復活動。

第五十八條 用人單位應當根據精神障礙患者的實際情況,安排患者從事力所能及的工作,保障患者享有同等待遇,安排患者參加必要的職業技能培訓,提高患者的就業能力,為患者創造適宜的工作環境,對患者在工作中取得的成績予以鼓勵。

第五十九條 精神障礙患者的監護人應當協助患者進行生活自理能力和社會適應能力等方面的康復訓練。

 

第五章 保障措施

第六十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會同有關部門依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的要求,制定精神衛生工作規劃并組織實施。

精神衛生監測和專題調查結果應當作為制定精神衛生工作規劃的依據。

第六十一條 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根據本行政區域的實際情況,統籌規劃,整合資源,建設和完善精神衛生服務體系,加強精神障礙預防、治療和康復服務能力建設。

縣級人民政府根據本行政區域的實際情況,統籌規劃,建立精神障礙患者社區康復機構。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采取措施,鼓勵和支持社會力量舉辦從事精神障礙診斷、治療的醫療機構和精神障礙患者康復機構。

第六十二條 各級人民政府應當根據精神衛生工作需要,加大財政投入力度,保障精神衛生工作所需經費,將精神衛生工作經費列入本級財政預算。

第六十三條 國家加強基層精神衛生服務體系建設,扶持貧困地區、邊遠地區的精神衛生工作,保障城市社區、農村基層精神衛生工作所需經費。

第六十四條 醫學院校應當加強精神醫學的教學和研究,按照精神衛生工作的實際需要培養精神醫學專門人才,為精神衛生工作提供人才保障。

第六十五條 綜合性醫療機構應當按照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的規定開設精神科門診或者心理治療門診,提高精神障礙預防、診斷、治療能力。

第六十六條 醫療機構應當組織醫務人員學習精神衛生知識和相關法律、法規、政策。

從事精神障礙診斷、治療、康復的機構應當定期組織醫務人員、工作人員進行在崗培訓,更新精神衛生知識。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應當組織醫務人員進行精神衛生知識培訓,提高其識別精神障礙的能力。

第六十七條 師范院校應當為學生開設精神衛生課程;醫學院校應當為非精神醫學專業的學生開設精神衛生課程。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對教師進行上崗前和在崗培訓,應當有精神衛生的內容,并定期組織心理健康教育教師、輔導人員進行專業培訓。

第六十八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應當組織醫療機構為嚴重精神障礙患者免費提供基本公共衛生服務。

精神障礙患者的醫療費用按照國家有關社會保險的規定由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支付。醫療保險經辦機構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將精神障礙患者納入城鎮職工基本醫療 保險、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或者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的保障范圍。縣級人民政府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對家庭經濟困難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參加基本醫療保險給予資 助。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衛生、民政、財政等部門應當加強協調,簡化程序,實現屬于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支付的醫療費用由醫療機構與醫療保險經辦機構直接結算。

精神障礙患者通過基本醫療保險支付醫療費用后仍有困難,或者不能通過基本醫療保險支付醫療費用的,民政部門應當優先給予醫療救助。

第六十九條 對符合城鄉最低生活保障條件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民政部門應當會同有關部門及時將其納入最低生活保障。

對屬于農村五保供養對象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以及城市中無勞動能力、無生活來源且無法定贍養、撫養、扶養義務人,或者其法定贍養、撫養、扶養義務人無贍養、撫養、扶養能力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民政部門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予以供養、救助。

前兩款規定以外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確有困難的,民政部門可以采取臨時救助等措施,幫助其解決生活困難。

第七十條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應當采取有效措施,保證患有精神障礙的適齡兒童、少年接受義務教育,扶持有勞動能力的精神障礙患者從事力所能及的勞動,并為已經康復的人員提供就業服務。

國家對安排精神障礙患者就業的用人單位依法給予稅收優惠,并在生產、經營、技術、資金、物資、場地等方面給予扶持。

第七十一條 精神衛生工作人員的人格尊嚴、人身安全不受侵犯,精神衛生工作人員依法履行職責受法律保護。全社會應當尊重精神衛生工作人員。

 

第六章 法律責任

第七十二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未依照本法規定履行精神衛生工作職責,或者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的,由本級人民政府或 者上一級人民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改正,通報批評,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警告、記過或者記大過的處分;造成嚴重后果的,給予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處分。

第七十三條 不符合本法規定條件的醫療機構擅自從事精神障礙診斷、治療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責令停止相關診療活動,給予警告,并處五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款,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或者責令給予降低崗位等級或者撤職、開除的處分;對有關醫務人員,吊銷其執業證書。

第七十四條 醫療機構及其工作人員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責令改正,給予警告;情節嚴重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或者責令給予降低崗位等級或者撤職、開除的處分,并可以責令有關醫務人員暫停一個月以上六個月以下執業活動:

(一)拒絕對送診的疑似精神障礙患者作出診斷的;

(二)對依照本法第三十條第二款規定實施住院治療的患者未及時進行檢查評估或者未根據評估結果作出處理的。

第七十五條 醫療機構及其工作人員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責令改正,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或者責令給予降低崗位等級或者撤職的處分;對有關醫務人員,暫停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執業活動;情節嚴重的,給予或者責令給予開除的處分,并吊銷有關醫務人員的執業證書:

(一)違反本法規定實施約束、隔離等保護性醫療措施的;

(二)違反本法規定,強迫精神障礙患者勞動的;

(三)違反本法規定對精神障礙患者實施外科手術或者實驗性臨床醫療的;

(四)違反本法規定,侵害精神障礙患者的通訊和會見探訪者等權利的;

(五)違反精神障礙診斷標準,將非精神障礙患者診斷為精神障礙患者的。

第七十六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依據各自職責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五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款,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造成嚴重后果的,責令暫停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執業活動,直至吊銷執業證書或者營業執照:

(一)心理咨詢人員從事心理治療或者精神障礙的診斷、治療的;

(二)從事心理治療的人員在醫療機構以外開展心理治療活動的;

(三)專門從事心理治療的人員從事精神障礙的診斷的;

(四)專門從事心理治療的人員為精神障礙患者開具處方或者提供外科治療的。

心理咨詢人員、專門從事心理治療的人員在心理咨詢、心理治療活動中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或者其他損害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

第七十七條 有關單位和個人違反本法第四條第三款規定,給精神障礙患者造成損害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對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還應當依法給予處分。

第七十八條 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給精神障礙患者或者其他公民造成人身、財產或者其他損害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一)將非精神障礙患者故意作為精神障礙患者送入醫療機構治療的;

(二)精神障礙患者的監護人遺棄患者,或者有不履行監護職責的其他情形的;

(三)歧視、侮辱、虐待精神障礙患者,侵害患者的人格尊嚴、人身安全的;

(四)非法限制精神障礙患者人身自由的;

(五)其他侵害精神障礙患者合法權益的情形。

第七十九條 醫療機構出具的診斷結論表明精神障礙患者應當住院治療而其監護人拒絕,致使患者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損害的,或者患者有其他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損害情形的,其監護人依法承擔民事責任。

第八十條 在精神障礙的診斷、治療、鑒定過程中,尋釁滋事,阻撓有關工作人員依照本法的規定履行職責,擾亂醫療機構、鑒定機構工作秩序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

違反本法規定,有其他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

第八十一條 違反本法規定,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七章 附 則

第八十三條 本法所稱精神障礙,是指由各種原因引起的感知、情感和思維等精神活動的紊亂或者異常,導致患者明顯的心理痛苦或者社會適應等功能損害。

本法所稱嚴重精神障礙,是指疾病癥狀嚴重,導致患者社會適應等功能嚴重損害、對自身健康狀況或者客觀現實不能完整認識,或者不能處理自身事務的精神障礙。

本法所稱精神障礙患者的監護人,是指依照民法通則的有關規定可以擔任監護人的人。

第八十四條 軍隊的精神衛生工作,由國務院和中央軍事委員會依據本法制定管理辦法。

第八十五條 本法自2013年5月1日起施行。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为什么选万条筒 谁有幸运农场计划 2003年上证指数 快乐双彩走势图 上海期货股指股票配资融资网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北京京十一选五开奖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85 黑龙江11选五任八遗漏 四川金7乐网上开奖查询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为什么免费推荐股票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7177777平特肖免费资料 赛车开奖直播 一分11选5投注技巧 万科股票行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