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殘疾人馬某與某建筑公司等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

2019年04月10日 來源:《中國殘疾人》2019年第3期

【案情簡介】

1987年6月,寧夏人馬某給某工程隊干活時不慎從高處摔下,經醫院診斷為腰椎1-2骨折,并外傷性截癱,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終身不易恢復。后經鑒定馬某為二級傷殘。1990年馬某起訴要求工程隊賠償損失,經法院調解,對方除支付馬某醫療費、交通費、住宿費外,另支付生活補助費6000元。

事故不僅使馬某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也使馬某的家庭完全陷入困境。因當時賠償數額較低,馬某于2001年、2002年、2004年分6次起訴或上訴要求對方再次賠償,均被法院裁定駁回。馬某于2014年11月10日來到寧夏石嘴山市惠農區殘聯求助。惠農區殘聯協調惠農區法律援助中心,希望對馬某進行法律援助。馬某欲再次提起訴訟,要求被告賠償護理費、傷殘賠償金、車費、輔助器具費、鑒定費、醫療費等各項損失共計787521.44元。惠農區法律援助中心了解情況后認為,馬某此時面臨的不僅是能否打贏官司的問題,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立案的程序問題,并且當初的案件被告某工程隊早已依法注銷,時至今日,當年的主管單位也已不復存在。想要順利維權,這兩個問題先要得到解決。

至于案件本身,有三個難點:一、被告方可能會提出雙方已于1990年達成調解書,就馬某所受到的傷害糾紛處理完畢。根據法律規定,民事訴訟經調解雙方對糾紛事項作了一次性處理后,法院不會再做處理。同時,根據“一事不再理”的原則,經法院以合法理由駁回的案件,如果沒有新的證據和訴訟請求,再提起訴訟,法院仍會駁回。因此,馬某前幾次提起訴訟均被裁定駁回。二、本案距離事發之日已近30年,是否超過訴訟時效?三、30年間,新舊法律更替多次,有關法律規定在本案中如何適用,情況相當復雜。

【辦案手記】

寧夏石嘴山市惠農區法律援助中心尹小丹:寧夏眾和眾律師事務所王冬律師承辦本案后,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立案問題。本案歷經多次訴訟,時間跨度達30年,許多相關材料都已裝卷歸檔,律師手里幾乎沒有能作證據的材料。承辦律師為此攜當事人四處走訪,調查了解事件的原委經過,盡可能搜集事發時的信息,又到檔案部門開展了艱苦的材料搜集工作。

接下來面臨的是被告問題,時隔多年,當年的被告不是已被注銷,就是不知下落。律師多次前往工商部門,復印了有關當時被告企業及其主管部門的大量資料,又走訪了多個部門予以落實。30年前國家檔案管理并不完善,所有信息均系手填,且錯誤頻出,檔案記載的很多信息根本無法核對。最終,律師與辦案法官經多次追尋,找到當年企業法人的住處,說服其出庭,并促使作為被告企業主管部門的某政府機關也同意出庭。

接下來,承辦律師翻閱了不下10卷的法條,從1954年到2013年的各項法律、法規、司法解釋、政策性文件等等,所做摘錄有一厚本,為庭審辯論做了充分準備。庭審當日,第一被告(原工程隊負責人)未出庭,僅進行書面答辯,拒絕賠付。第二被告(某政府機關)出庭答辯,拒絕賠付。在歷時4個小時的辯論中,雙方就基本事實和適用法律進行了詳細辯論。最后又進行了調解。庭后,承辦律師向法院提交了長達數十頁的代理意見,并多次書寫代理意見上交審委會。法院一審判決:一、被告賠償馬某殘疾賠償金176949元,護理費損失91995元,合計268944元,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付清;二、駁回馬某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判決后被告提起上訴,中院發回重審,馬某再次申請法律援助。法院重新審理后判決:被告某建筑工程公司、某鎮人民政府于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賠償原告馬某殘疾賠償金104782.5元、護理費95700元,合計200482.5元

【專家解析】

寧夏眾和眾律師事務所李耀強:本案是一起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屬于典型的侵權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中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作為本案主體一方的三個被告:個人、企業、某政府機關,因歷史原因,在特定的時期,沒有形成現行法律意義上的公司法人。本案一審中,原告馬某只知自己受雇于本案被告馬某甲(原工程隊負責人),且有1990年法院的調解書作支撐,故一審判決由馬某甲承擔責任。后馬某甲提出上訴,法院在二審中發現,馬某甲當年提交了公司的相關手續,其身份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工商登記卻顯示該公司注冊成立于1996年,使得案情愈加復雜。二審法院遂裁定發回重審。再審中,雙方就被告應當是公司還是個人進行了辯論和舉證。最終法院認定:被告公司系1985年成立的企業,1987年被告馬某甲為該公司下屬施工隊隊長,被告公司于2004年被吊銷營業執照,至今未進行清算,也未被注銷,被告某機關為被告公司的主管部門。從這樣的認定結果可以看出,法院審理該案,并沒有機械地依據工商登記信息,而是結合整個工商部門的檔案材料,判斷該公司早在1985年就存在并開展業務,故認定公司是應當承擔責任的。此外,被告公司性質上屬于集體企業,被告某機關作為被告公司的主管部門,依法應當組織清算,因其怠于履行清算義務,違反我國《公司法》相關規定,故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本案法律適用上,依據的是《解釋》第三十二條規定:超過確定的護理期限、輔助器具費給付年限或者殘疾賠償金給付年限,賠償權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繼續給付護理費、輔助器具費或者殘疾賠償金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賠償權利人確需繼續護理、配制輔助器具,或者沒有勞動能力和生活來源的,人民法院應當判令賠償義務人繼續給付相關費用五至十年。本案原告主張的是超過確定的護理期限、輔助器具費給付年限或者殘疾賠償金給付年限的殘疾賠償金,并未超過訴訟時效,與之前被駁回訴訟請求的多次訴訟并不沖突。

【辦案啟示】

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案普遍存在以下幾方面的特點:一、安全意識淡薄。提供勞務者一般缺乏必要的安全知識和專業技術,接受勞務一方往往不對提供勞務一方進行基本的安全教育和培訓,有時還要求提供勞務一方超負荷工作,違章蠻干。雙方均忽視安全問題,導致事故頻發,造成意外傷害。二、法律意識差。接受勞務一方,多數為農民工,文化程度偏低,法律知識欠缺。由于經濟不寬裕,受到傷害后,不能聘請法律專業人士參與訴訟,導致對索賠的項目不明,維權能力差,權利難以得到保障。三、賠償主體難確定。接受勞務一方與提供勞務一方一般未訂立書面勞務合同,幾乎都是口頭承諾,或者只是經人介紹跟著干,去留隨意性大,權利、義務關系不明確。糾紛發生時,提供勞務者往往難以正確確認索賠對象,導致同一受害事實反復起訴,增加當事人訴累。四、獲得賠償難。此類糾紛不同于勞動關系,提供勞務者不能如勞動者因工受傷享有工傷保險待遇,接受勞務者也無法通過社會保險的方式分散用工風險。因此發生事故時接受勞務一方經常無力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受害人難以獲得賠償,造成此類案件上訴率高、上訪率高、執行難等,矛盾尖銳,不利于糾紛的解決。

為了更好地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建議打工人員首先要與用工單位簽訂正規的勞動合同;其次,當自身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時,及時與用工單位的工會聯系協商解決,如無工會組織可與當地調解組織申請調解,調解不成可以通過仲裁、訴訟程序進行維權。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为什么选万条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