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我們為何要“像弱者一樣感受世界”

2019年12月16日 來源:《三月風》2019年第9期

怎么看待弱者,就是一個社會的“弱者觀”。

文_曾于里

誰是弱者?這個概念在社會學上有諸多分歧和解釋,簡單來說,弱者有相對和絕對兩個層面。從相對層面上看,任何人都可能是“弱者”,而絕對層面,弱者指的是“心理、生理、能力、機會和境遇等方面處于相對劣勢地位的人”。或者我們將他們理解為于社會財富與權益平均線下的人群,比如下崗工人、失地農民、在溫飽線上掙扎的人、受災地區群眾、孤兒、殘障人士、少數人群等,他們在經濟、社會、文化、話語權等方方面面都處于弱勢地位,抑或想像“普通人”一樣過上普通的生活需要付出更多。

怎么看待弱者,就是一個社會的“弱者觀”。是“像弱者一樣感受世界”?還是將弱者排除我們的世界之外,假裝看不到或者不想看到他們的存在?

一個遺憾的事實是:現實生活中,后一種“弱者觀”更為常見。甚至在輿論中,形成了聲勢浩大的鄙夷弱者的論調。在微信搜索框輸入“弱者”二字,彈出的文章大多是對弱者的批判。比如《遠離“弱者婊”》,意即很多弱者會利用“弱者”的身份占你便宜;比如《請警惕你的“弱者思維”》,稱弱者一般是“索取型人格”……而更早些時候,輿論曾有一陣對“你弱你有理”心態的集體批判,不知不覺間,“弱者”這個詞在輿論中已經污名化了。

將弱者污名化,暗含著我們內心中的“雞賊”——徹底實現了道德豁免。原本很多人對弱者是有同理心、同情心,是愿意像弱者一樣感受世界的,但“支付”同情是需要情感成本甚至物質成本的,有些人可能覺得“累”,心里又過意不去。但通過幾個極端例子,將整個弱者群體污名化,就可以理直氣壯不管不問了——他們可不是啥好東西,別理會,不用幫,不用有心理負擔。

而如果從更深層的文化角度看,我們的傳統一向注重等級秩序,不看重弱者。我們崇敬的,是那些擁有權力和金錢的群體;我們所習慣站立的立場,也是強權者的立場,并根據他們的立場去思考問題。

這種心理有點像阿蘭·德波頓在《身份的焦慮》里分析的,“人們開始更傾向于認同這樣的觀念,即人的才識往往能影響或決定他在社會上的地位,這種認同反過來賦予了金錢一種新的道德涵義……在精英崇拜制度下人們致富無可厚非,同理,人們挨窮也不是沒有緣由。”我們將一個人的權勢與金錢地位,與他的身份、處境、品格劃上等號。仿佛成功者,都是能力更高、品行更好,而失敗者或弱者,便意味著品行差、能力差,否則他怎么會失敗?

鄙夷弱者的“弱者觀”,雖可實現道德豁免,也像魯迅說的宣泄卑怯的情緒,“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但弱者的不幸僅止于他們自身嗎?

我們不該忘卻,弱者還有一個相對的概念。不必諱言,時下我們社會,無論是富人窮人,無論是商人農民,無論是學者還是盲流,常常共享著一種“弱勢心態”:每一個群體的人都認為自己是社會上的弱勢群體,每一個人都被某種焦慮所裹挾了:生存的焦慮,發展的焦慮,道德的焦慮,公平的焦慮,環境的焦慮。

全民“弱勢心態”、全民焦慮有諸多原因,也有許多非理性的因素,但不容忽視的一個根本原因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依舊壓迫著我們,人人唯恐落后,唯恐成為社會的“弱者”,唯恐被淘汰;我們都很趕,我們都很拼,我們都在忙著搶……這種“弱勢心態”也在滋生一種戾氣,并可能產生“為暴力而暴力的暴力”。

可試想一下,假若我們對社會的信念不是“弱肉強食”,而是“弱有所扶”的守望相助,一切會不會顯得不同?美國學者羅爾斯在《正義論》里曾提出“無知之幕”說法。所謂無知之幕,是“假定各方不知道某些特殊事實。首先,沒有人知道他在社會中的地位,他的階級出身,他也不知道他的天生資質和自然能力的程度,不知道他的理智和力量等情形。其次,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善的觀念,他的合理生活計劃的特殊性,甚至不知道他的心理特征……再次,假定各方不知道這一社會的經濟或政治狀況,或者它能達到的文明和文化水平。”羅爾斯試圖通過這種方式,“旨在建立一種公平的程序,以使任何被一致同意的原則都將是正義的。”

“無知之幕”雖然并不存在,也是理想化的構建,但它打開了另一扇思維之窗,提醒我們: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弱者。我們都可能是窮人,是殘障人士,是遭遇不平的弱勢者,是性少數群體……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在做一項決策或形成一個判斷時,才不會僅從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立場出發,高高在上、隔岸觀火,而是“像弱者一樣感受世界”:他們是怎樣想的,他們為何會這樣想,怎么才能讓他們生活得更幸福,如何讓他們更好地融入社會……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为什么选万条筒 官方幸运飞艇直播视频直播 环球配资 上证股票行情大盘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pc蛋蛋计划公式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号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详情 上海快3遗漏一定牛形态走势 股票配资平台推广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果 秒速时时彩平台开户 黑龙江福彩22选5中奖号码 浙江惊现飞鱼奇观 广西彩票11选5app 吉林快3和值预测与推荐 新版幸运飞艇app官方